当前位置:主页 > 沧州八卦 > 文章内容

沧州房产_父母两次出卖亲生儿子 遇到"熊父母"孩子咋办

日期:2019-09-26 浏览:

  ◆ 真正落实使不称职父母受到惩办

  ◆ 及时修改法律增加耐久监护制度

  ◆ 裁撤监护权后须从头确定监护人

  ◆ 成立监护困境儿童逼迫陈诉机制

  因两次出卖亲生儿子,近日,被申请人李某某、陈某某被福建省福清市人民法院依法裁决裁撤监护人资格。这是福清市首起由民政局部申请的因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而被裁撤监护权的案件。

  儿童权益受到侵害变乱时有产生,使得未成年人珍惜话题受到越来越多人的存眷。这些案例引发公众质疑:如果父母存在侵害子女的行为,在查究其刑事责任的同时,能否裁撤他们对孩子的监护权?

  裁撤父母监护权是国家珍惜未成人合法权益的一项重要制度。父母作为未成年子女的法定监护人,若不履行监护职责,甚至对子女实施虐待、挫伤可能其他侵害行为,再让其担任监护人将严重危害子女的身心健康。针对这一制度的适用问题,《法制日报》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学者。

  监护权的确定与裁撤同样重要,正在讨论修改的未成年人珍惜法将对耐久监护制度进行设计

  在最高人民法院司法案例研究院近期发布的9个未成年人权益珍惜与少年司法制度立异典型案例中,林某被裁撤监护人资格案是全国首例裁撤监护权案。

  福建省仙游县榜头镇梧店村村民林某作为母亲多次使用菜刀割伤年仅9岁的亲生儿子小龙的后面、双臂,用火钳鞭打小龙的双腿,还常常让小龙受饿。本地镇政府、村委会干部及派出所民警多次对林某进行批评教育无果。2014年1月,共青团莆田市委、莆田市妇联等局部联合对林某进行劝解教育,林某书面担保不再殴打小龙,但事后依然再犯。同年5月29日凌晨,林某再次用菜刀割伤小龙的后面、双臂。申请人梧店村村民委员会以被申请人林某长时间对小龙的虐待行为已严重影响小龙的身心健康为由,向法院哀求依法裁撤林某对小龙的监护人资格,指定村民委员会作为小龙的监护人,获得法院应承。

  北京市青少年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主任佟丽华长时间存眷裁撤监护人资格问题。佟丽华讲述记者,关于裁撤监护人资格,在民法总则、未成年人珍惜法中都有相关原则性规定,然而在司法实践中有时很难得到落实,导致有些严重侵害孩子权益的父母没有受到有效惩办。

  “在这种情况下,林某虐待子女被裁撤监护人资格案让我们看到,法院空虚发挥少年司法能动性,本着珍惜孩子权益的原则作出相应裁决。”佟丽华说。

  这个裁决影响深远。

  2014年12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查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发布《关于依法从事惩罚监护人侵害未成年人权益行为若干问题的意见》,对各级人民法院从事惩罚监护权裁撤案件的相关问题作出较为明确的规定。林某被裁撤监护人资格案是在意见出台之前作出裁撤监护人资格的裁决,首创我国裁撤监护权之先例,为意见中有关有权申请裁撤监护人资格的主体及裁撤后的摆设问题等规定的出台贡献了实践经验。

  记者注意到,2017年出台的民法总则用3个条文对裁撤监护权的办法作出规定,而正在讨论大修的未成年人珍惜法,还将细化监护侵害案件中未成年人的司法珍惜法子,重点对耐久监护制度进行设计。

  依照民法总则第36条的规定,监护人怠于履行监护职责,可能无法履行监护职责而且拒绝将监护职责部门可能全部委托给别人,导致被监护人处于危困状态的,人民法院依照有关个人可能组织的申请,裁撤其监护人资格,安放需要的耐久监护法子,并根据最有利于被监护人的原则依法指定监护人。

  北京师范大学刑事法律科学研究院传授何挺认为,监护权的确定与监护权的裁撤同样重要,裁撤之后必须确定一名监护人,否则将对被害人造成更大挫伤。

  有僵尸条款之称的裁撤监护权民法制度连年来被激活,但发挥作用的方式仍显单一

  12岁女孩小芳的母亲在外务工,小芳留守家中由亲生父亲杨某独自监护,杨某竟借机性侵小芳长达数月。2018年12月11日,经四川省叙永县人民查察院提起公诉,杨某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犯逼迫猥亵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6个月,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0年。案发后,叙永县查察院向本地妇联发出查察倡议,启动申请裁撤监护人资格办法。2019年4月1日,法院裁决裁撤杨某的监护人资格。

  “喜剧源于监护人的人性丧失,被害人所接受的挫伤超乎一般人的想象。”办案查察官、叙永县查察院副查察长古智敏为小芳的遭遇感到痛心。尽管已将小芳的生父杨某绳之以法,古智敏依然觉得查察机关能做的事情还有不少,应尽一切也许幸免杨某支配监护权再次挫伤被害人。